来自 养生 2020-08-02 18:09 的文章

第173卖片的微信便宜的 番外2.2

        4.皇家旅行团

        活了三十好几的顾七七其实去过的地方很少,    让他自己掰着手指头数,竟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他还是全天下最最尊贵的人,要他来说,    尊贵个什么呀,    是最惨最辛苦还没有加班费的人。

        于是这回全家旅行,    顾宝莛敞开了玩,    一会儿跑去车队的最前面骑马,一会儿坐在马车的板子前,    叼着狗尾巴草唱流行乐,一会儿又到了驿站吃小食,忙得若是头顶上有耳朵,    那都能晃呀晃,晃得人眼睛弯弯。

        可俗话说的好,    乐极容易生悲,顾宝莛吃坏了肚子,跑路边儿解决问题结果又被野外的毒蚊子咬了一屁股包,之后的一段路除了在马车里趴着,便是侧躺着,瞅着在外面骑马的薄厌凉还有四哥他们,    别提有多羡慕了。

        等到了蜀地,原本身体调理得差不多和正常人一样的顾宝莛竟是患了热毒,    跟热感冒差不多,    好在六哥也跟着,    狠狠喂了十天的药,才好起来,    只是也错过了蜀地欢迎封地王爷的欢迎会,    有些遗憾。

        蜀地多山,    天街栈道更多,然而不少都有些年头,还是木头桥,这些年播来建设铁链石桥的款也不知道被谁吞了,气得顾宝莛好不容易好起来的嗓子又咳得说不出话。

        等三哥大刀阔斧清理了本地贪官,稳稳坐正蜀地王府,顾宝莛又被几个兄长还有爱人联合压在王府休养了半年,咳疾才彻底好起来,却也迎来了冬季。

        蜀地的雪下得仿佛比京城更大。

        厚厚一层落在山上,每一处都像是冰淇淋,若是再撒上点草莓酱,哇,顾宝莛舔了舔嘴唇,馋虫满肚子乱跑,趴在薄厌凉背上就咬耳朵,说:“想要吃冰,想要吃冰,再撒上草莓酱,好不好好不好?”

        薄厌凉也是能忍,点了点头,行动力迅速找来了干净的冰块,磨成冰沙后撒上蜂蜜和草莓酱,就让顾宝莛看着自己吃,瞧顾宝莛可怜,才凑过去吻吻人家,说:“你尝尝味儿就行了,不要得寸进尺。”

        顾宝莛那个可怜的哦,只能委屈巴巴咬着薄厌凉被沙冰染得冰冰凉凉的嘴唇,和那裹满蜂蜜草莓酱的舌……

        当时三王爷顾温恰巧过来找小弟看戏,结果就见这小两口在暖阁上面搂搂抱抱。

        顾温‘啧’了一声,眼不见为净的转身便走,走时嘴里还不忘损这小两口一句:“鼻涕虫么,黏这么紧。”

        5.未娶

        顾小七的六哥至今单身,说是看破人间冷暖,终生奉献科学。

        顾宝莛表示:狗屁,说这种话的都是因为还没有遇到一个让你动心的姑娘,等着吧,总会出现的!

        结果说来就来,这位姑娘是个死了男人的寡妇,但说清楚些,其实两家还没有结亲,只是确定了结婚的日子,还没有嫁人呢,新郎官就因为喝酒从楼上摔下去,直接摔死。

        但蜀地当地很是迷信,就说这姑娘是个丧门星,于是嫁也再嫁不出去,想要给新郎官守寡,人家也不承认,就这么尴尬的关在闺阁好几年,某日大概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直接跳水准备溺死,被人救上来后发烧说胡话,好些大夫看不明白,顾平安听说这件事,本着对因难杂症的好奇,过去治病,治病是个漫长的过程,一来二去,两人便互相有了好感。

        顾宝莛乐得撮合六哥有一个幸福完满的家庭,成天看六哥都挑眉,又给六哥支招,说送食物,各种好吃的小吃,反正府里什么厨子都有,每天一样小吃,也能让那姑娘吃半年,还能拿不下?

        后来顾宝莛的招,一招毙命,一个月后从王府走了聘礼,然后在一个春日定下婚期。

        只是顾宝莛以为六哥会很开心,却发现六哥并不如何高兴,神神秘秘的,经常拉着四哥他们商量什么事情,他只要凑过去,就会被赶出来,真是可恶!卸磨杀驴!

        更可恨的是这回连薄厌凉都不知道为什么被兄长们容纳进去,一个个的,都瞒着他。

        顾七七不高兴: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6.婚礼

        六哥的婚礼,盛大热闹,顾小七作为新郎官的弟弟,穿得也花枝招展,喜气洋洋,他拼命灌六哥酒,想着六哥是个怪容易害羞的人,这洞房花烛夜可不能马虎,胆子给我肥起来!

        他是不能沾酒的,一沾酒就口无遮拦,但太开心了,免不得也喝了几杯,脚步便轻飘飘的,一直被薄厌凉搂着,便也没有出什么糗。

        等宾客大都喝得醉醺醺,红光满面,顾宝莛看见四哥整理了一下衣摆,走上院子的台阶上,拍了拍手,示意所有宾客听他讲话,醉醺醺的顾小七便歪在薄厌凉的身上跟着所有宾客一块儿看过去,就听见四哥声音像是从天边传来的一样,说:

        “其实今日,还有一对新人要结为契兄弟,小七,来,上来拜堂。”

        顾宝莛出来游玩,行踪绝密,在蜀地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今日拜堂,大家也不管他是谁,只是高兴,一听要结契,场面更是热闹,起哄声堪比演唱会现场。

        顾宝莛迷迷糊糊的被薄厌凉扶上去,明明非常高兴,高兴自己好像终于被哥哥们祝福了,结果却在‘一拜高堂’的时候,眼泪便唰的往下流,止也止不住。

        “哭什么?该开心,小七。”薄厌凉轻声在他耳边说,“我知道你一直很遗憾拜堂的时候,家里人不在,现在,希望这份礼物,你能满意。”

        顾宝莛除了点头,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当时和你六哥说,希望能借一个好日子,与你六哥一起拜堂,你六哥二话没说便同意了,只是仿佛自责了几天,大概是觉得这些天光顾着自己成亲高兴,觉得你难受,所以他便也难受了。”

        顾宝莛摇头,他怎么可能不高兴呢?

        “所以,小七,下辈子,要不要还嫁给我?”薄厌凉和顾小七再次洞房的时候,一面亲吻顾小七的泪痕,一面询问。

        顾小七怕这货太骄傲,脑袋一扭,哼唧道:“才不要,下辈子,谁知道还会不会有比你好看的人。我要货比三家。”

        薄厌凉眉头一挑,低声笑道:“晚了,蜀地结契兄弟的传说你听过没有?”

        “什么?”

        “传说蜀地有一对男子互相喜爱,然而结契之后,一方变心,另一个抑郁而亡,没过多久,变心的男子就被掏出了心,死在床上,从此任何在蜀地结契的男子只要变心和其他男子眉来眼去,总是倒霉得很,若是想要解开契约,也是会死人的,这契约被山神保佑,保佑的,可是生生世世。”

        顾宝莛‘切’了一声:“我才不信。”

        “我信。小七,我永远不会变心。”

        7.意外

        顾宝莛和薄厌凉在蜀地玩儿了两年,本还能继续住下去,却被京城一通加急信笺找了回去,信上说大洋彼岸的国王威廉近日海上操作频频,且经过探子得知,帝国与西洋周边国家有接触,仿佛是要合作干什么大事儿。

        他家云辉揣测威廉是要和他们决裂,企图引领其他夕阳三国一块儿跨越大海,过来霸占中原。

        顾宝莛当场没惊得嘴里的茶都给喷出来,威廉他太了解了,这些年来,他们还会互通信笺,言语之中,威廉都十分怀念当初和他一块儿画画拉小提琴的时光,还写了许许多多的英文诗,感时伤怀。

        顾宝莛看他那些诗,总觉得威廉真是不愧为一个艺术家,艺术家就是吊,做什么都手到擒来,写诗更是充满美感。

        他不相信这样一个斯文的艺术家会有一天拿起炮弹,但万事皆有可能!

        他必须回去。

        8.风险

        回程的路上,少了三哥,多了六嫂。

        六嫂很是个小家碧玉的女子,腼腆,温柔,从不大声说话,没有什么存在感。

        路上接二连三的催促让顾宝莛也没有了游山玩水的乐趣,加急返回京城,一个月便抵达皇宫,入了上书房,和皇帝顾云辉碰面。

        小皇帝两年不见,又高了不少,碰面会谈,皇帝顾云辉表示必须打,如果威廉当真要撕破协议,他亲自打。

        顾宝莛怎么可能让云辉亲自上阵?

        皇帝亲自打仗,那风险太大,但顾云辉搬出开国皇帝,搬出大皇子顾山秋,说所有的顾家男儿,都不怕风险。

        顾宝莛依旧不允:“你真是疯了!我说不行就不行,曙国上上下下,这么多的能人义士,这么多打仗的好手,就连你义父也都还年轻,能够上战场,哪里需要你一个小娃娃去的?!真是胡闹。”

        顾宝莛坐在椅子上说完这句话,说完就见站着的顾云辉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最后双手放在他的椅子扶手上,弯腰低头,凑得他很近很近,漆黑的眼里不见一丝亮光,低声对他说:“父皇,再让义父打,若是他死了,那边还好,若是胜了,这曙国的兵力可就全在他的手上,军中他的威信最高,就连二王爷都敌不过,这个,才叫风险。”

        顾宝莛微微一愣,忽地不知道是为云辉距离自己这样近感到违和,还是为云辉防备薄厌凉感到心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云辉。”

        皇帝缓缓眨了眨眼:“朕清楚,父皇你只需要在一旁看着云辉就可以了,你走的这两年,云辉很想你。”

        就在顾宝莛眉头渐渐蹙起,觉得皇帝有点奇怪的时候,这种微妙的氛围又迅速因为顾云辉的起开和微笑消失殆尽:“父皇离开的太久了,一回来就骂云辉的感觉真好,太久没有被父皇念叨了,真想念呀。”

        顾宝莛无奈笑着摇头:“你这叫皮痒欠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