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0-07-03 15:49 的文章

第143卖片的微信便宜的 煤炭

        保州城内的皮货店最近生意火爆,    被派来保州城监管人员进出问题,    寻找贼人世子的张大胆和兄弟几个进去看了看最近价格水涨船高的兔子皮,哪怕是杂毛的皮子,他也是一寸都买不起。

        等从皮货店出来,张大胆叹了口气,    吆喝着兄弟们去牌坊街的摇楼喝酒,正巧今日放假,    大可不必像往日那样扣扣嗖嗖,也不敢多喝,    以免耽误了要事。

        至于为什么去牌坊街的摇楼而不是去别的地方,那自然是因为去摇楼的话,    酒钱菜钱,可就省了。

        “张大哥!”

        张大胆光是听见这声清亮的声音,便浑身舒畅,    身边的兄弟老杨更是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的胸口,小声笑道:“你这新交的朋友还真是热情,天天坐在这里等着给你送酒送菜呢。”

        张大胆生的虎背熊腰,    笑起来声音如钟,    震耳不已,此刻不好意思的说:“小七兄弟初来乍到,坦率至极,又带着个小娘子,    身上除了钱,    什么都没有,    他请咱们喝酒,咱们好好关照关照他,免得恶人心生歹意,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正说着话呢,张大胆等一行三人走进了摇楼里面,小二更是因为认得他们,笑脸盈盈的冲过来,热情过头地仰着大脸,说:“哟,几位爷,小七爷今儿也给你们留了雅座,咱们上二楼如何?”

        说完,便指着站在楼梯转角处的俊美年轻人。

        年轻人正是顾宝莛,他还粘着一撇明显不该长在他脸上的小胡子,笑起来,眼睛月牙一般,乌黑明亮,对着张哥等人说:“我还说你们今日不来,我让小二准备的酒菜,我一个人可吃不下。”

        张大胆和年轻人七兄弟自城门口相识后,大半个月里总是碰见,近几天更是只要休假就凑在一起谈天说地,喝酒吃肉,快活不已。

        要张大胆来说,这小七兄弟着实是个妙人,说话也好听,虽然很多时候问题多又仿佛是哪里的公子哥儿带着女人私奔出来,但也没办法让人生出愚蠢的厌恶来,只愿意一分一毫的将事情跟他说清楚,混当作个大款老弟了。

        上了二楼,桌上已然摆满了酒菜,张大胆惯例要叹一口气,说:“小七兄弟,你又破费了,老哥爱来你这里吃酒,爱的是咱们哥儿几个一块儿说话痛快,以后可别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钱了,就你从家里带出来的那些个东西,就你这样的化法,不出半年就要混得比老哥我还要窘迫了。”

        顾宝莛虚虚摆了摆手,招呼张大哥等人坐下,笑道:“那绝无可能,张大哥把心放进肚子里去吧,我七某请哥儿几个吃酒的钱还是有的,多少都有。”

        “哈哈哈,你个小老弟。”

        众人寒暄一番,坐下喝酒,酒过三巡,话题便被顾宝莛有意无意的往京城那边引去。

        张大胆在驻军保州的队伍里,也算是有点儿官职,接触从京城送来的消息,那也轻而易举,他满面红光地对好奇的小老弟道:“小七兄弟,你现在可别去京城,虽说现在皮料子生意好做,但京城那个地方,现在可是去不得滴。”

        “此话怎讲?前天张大哥不是还说京城严管进出,又做出了稀奇的玻璃大棚,小弟才疏学浅,还想要过去见识见识呢。”

        “时机已过啊,小老弟下回再去吧,现在京城风声鹤唳,神仙打架呢,而且匈奴人的队伍也刚刚抵达京城,刚一来,就直接进宫面圣,直接大言不惭他的妹子,也就是匈奴公主必须嫁给太子,不然和亲之事就不谈了。”张大胆小声说,“这匈奴可都是疯子一般的禽兽,哥哥我早年听老家的爷爷们说过,前朝跟匈奴打仗的时候,可是一回都没有赢过,但凡被匈奴攻下的城池,无一活口,庄稼、粮仓、金银珠宝、就连镶嵌在石狮子上的宝石璎珞都能给你撬走,你说厉害不厉害?”

        顾宝莛笑容不见,只是眉头微微缀着忧愁:“那匈奴单于长什么样子?他说话也太不客气了。”

        “可不是?据说长相和大多数匈奴人一样,长了个女人脸,只不过左边脸颊上有着一长条的刀疤,像是爬了条蜈蚣在脸上,想必也就不怎么好看了。”张大胆说罢,又喝了口酒,叹息道,“对了,小七兄弟,说不定再过一两日,我们就要回京了。”

        顾宝莛一副不舍的样子,道:“张大哥你们这是找着贼人,回去复命了?”他这简直就是明知故问。

        “哪儿呀,听京里说,不用再找了,四王爷那边都找着了尸体,咱们也就该回去了。”

        “……四王爷找到的啊……”顾宝莛自言自语般念叨。

        “哎,天妒英才啊。”

        话题落在太子的身上,说多了,若是被人告发,那说不得还会被治一个大不敬的罪,于是众人说着说着,又说起了现在城中煤炭的价格和皮草价格来。

        皮草自不必说,从前就是贵人们买的奢侈品,煤炭则不一样,小富之家从前也应当是用得起的,现在煤炭价格却一日三变,一两银子能不能买到一小筐都成问题!

        “今年……不知道又要冻死多少人了……”

        “冻死?”顾宝莛眼睛望过去,眼里空空的。

        “前些年因为大旱,天气回暖,现在天气又冷成这样,自然又会大批大批的冻死人了,前朝每年冬天也都会冻死不少人,这是常事。”张大胆解释。

        “这怎么能算是常事?朝廷没有多赈济些煤炭下来吗?应该会的啊。”顾宝莛记得四哥手下的大人专管这件事,虽说每年煤炭开采不多,但总要或多或少就像开仓放粮那样给大家发发福利,这还没有到冬天呢,煤炭就缺成这样,等到了冬季,真正开始冷起来的时候,大家怎么过?

        张大胆听小七兄弟言语之间很是不怕祸从口出的样子,连忙解释,说:“这个赈济,或许是赈济了,但是有没有赈济到这保州来,就说不准了,各个州县也是分个轻重缓急的吧。”

        “而且今年天气寒冷,煤矿开采也比往日难度更大,等着朝廷赈济,不如大家都上山砍柴去呢。”

        “反正也就是一个冬天,这保州靠山,后头连绵好大片树丛草木,总是能活的,这不,我最近巡逻的时候就看见不少卖柴郎走街窜巷,不少农户也都自个儿上山去了,还蛮热闹。”

        顾宝莛听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像曙国这样严控煤炭的国家,想要度过小冰河期,除了保护农作物,弄出大棚蔬菜以外,还必须对大活人们进行保暖啊!

        煤炭这种东西,全国现在也就只有两处露天煤矿供承包商开采,因为这是稀有的东西,又跟盐一样是必需品,所以每次开采上来后,一半都必须上交给国库备用,剩下的一半拿去卖给民众,所得收益还必须上税百分之三十,在这样的重压之下,煤炭价格可想而知是多么的高昂,但即便再高也还是有人要买。

        若是以后连煤炭想买都没有地方买了,民间违法烧制木炭的作坊可就要层出不穷,木头成了紧俏的东西,山上岂不是不出两年就要光秃秃了?等冰河期过去,只需要一场暴雨,所有靠山的地方都要被淹没在黄土里,这保州城尤为危险,背靠高山,又不像京城,京城的山林大部分都被世家和皇家瓜分,百姓不敢随便动,世家贵族也有的是钱,不会让人砍柴来取暖,那么难的就是远离京城的那些地方了。

        地方父母官到时候看见自己的子民都要冻死了,当然不会制止百姓上山砍柴。

        顾宝莛咬了咬手指甲,焦虑道:“不行,山上的树木怎能大肆开采?不节制的话,一场大雨就完蛋了!”任何事情,都过犹不及。

        想来还是应该大力发展煤矿业,发展石油业,工业才是王道!

        从前顾宝莛觉得,百姓差不多都吃饱了,吃饱了就要满足精神世界,但现在私奔一趟,却发现曙国的百姓们的生活,并没有他想象中那样成天闲得慌可以读书……

        生活总是给予人们考验,旱灾过去后,便是小冰河期,这个时代还处于亟待开发的阶段,他必须让这个时代变得能够抵抗得住未来更多挑战才对,到那个时候,不需要他去普及教育,人们大概也会顺其自然的学习,去追求精神愉悦,然后用所学的知识,报答保护他的国家。

        “哪有这样恐怖?小七兄弟你太杞人忧天了,不过一个冬天罢了,不至于把整个山头都砍得寸草不生。”

        顾宝莛摇了摇头,现在小冰河期即将到来的事情朝廷还没有广而告之,一来是避免引起恐慌,二来是还报有一线希望,希望这样漫长的黑夜不会到来。

        酒足饭饱之后,忧心忡忡的顾宝莛和张大哥他们告别,又单独提了一壶酒回去,到客栈他租下的上房里。

        房间里穿着女子打扮的薄厌凉正坐在窗边看书,骨节分明的手捏着书卷,目光却根本没有落在字上,仿佛是在出神,只睫毛略动了动,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回来了。

        顾宝莛还没有进去,就听见房间里旺财唧唧唧的叫声,于是不解的一走进去,就抱着跑来拱他的旺财,一边将酒壶放在桌子上,一边问薄厌凉:“旺财在叫呢,你怎么也不抱抱他?”

        薄厌凉眸色冰冷,看了一眼那幼豺,语气不满,一腔的怨妇味道:“你就知道关心他,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

        顾宝莛嘴角一抽,坐到了薄厌凉身边儿去,讨好般地笑了笑,声音甜甜地说:“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嘛,我还不关心你吗?我知道你现在不能随便跟我出去,所以心情不好呢,我专程买了你喜欢的女儿红。你也笑笑嘛,瞧你,把咱们旺财吓的,嗓子都哼唧哑了,坏爸爸。”

        薄厌凉这才勉为其难的下了榻,走到桌边儿,也不必用酒杯,对着酒壶的嘴便仰头喝下一口,动作潇洒,可见是惯常豪放喝酒的老手。

        顾小七见把帅逼哄好了,暗暗叹了口气,觉得现在自己颇像结了婚后,老婆又刚生完二胎崽子每天都希望自己陪他,但自己每天要在外面跑业务,成天累个半死,回来还要哄老婆的苦逼上班族。

        顾·上班族·宝莛:结婚前怎么没发现薄厌凉这么黏人呢?同居的时候小帅逼多好啊多温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