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8-04 21:46 的文章

第1472拔插拔插寝食难安

        就像是目前社会现象,每个公司都不愿意改变,守着一块蛋糕自己慢慢吃,可是一旦从天而降一个巨头产业,到时候别说蛋糕,就连残羹剩饭都落不到。

        “事情要落实,别搞太大动静,但市场波动一旦出现问题,我需要物流园站出来,拥有货运行业绝对话语权!”申大鹏野心勃勃说道。

        翟老六原本焦头烂额,听申大鹏一席话,顿时觉着有了目标,同时感到莫大压力。

        与其它公司打交道,并非简单事,同行涉及到竞争,资源抢夺,所以互相防备,但既然是生意人,在不互相影响彼此利益的前提下,精明的他们懂得左右逢源。

        两人细聊一番,敲定诸多事宜,翟老六开口问道:“申大鹏回物流公司吗?还是把你送到万海广场?我觉着回物流公司好一点,正好有不少事需要处理。”

        “送我到万海广场,物流公司你来主持大局即可。”申大鹏缓缓吐了口气,笑着说道。

        翟老六表现尚可,虽然拓展公司的工作出现问题,但有些问题并非几句话就能解决的,所以申大鹏不考虑换人。

        听到主持大局四个字,翟老六心底莫名松了口气,那种压着他喘不过气的紧张感烟消云散,短短一番接触,后排坐着的申大鹏,始终风轻云淡的口气,给他一种底气十足自信的感觉,似乎什么事情都能搞定般,莫名神秘。

        “我先回公司,抓紧时间落实各事项,就不送你进去了。”万海广场路边,翟老六停下车子说道。

        “嗯。”

        忙碌一天,回来已经临近傍晚。

        想到王忠茂组织高层召开小会,以及万海广场内部出现的诸多问题,申大鹏心神微微一震,前往办公室。

        “申总监,这是您要的资料,我已经全部整理好,现在送您办公室吗?”霍蒋连扭着肥胖的身子,抱着小半箱资料迎上前来。

        与之一同的,还有另外十几个各部门经理。

        开玩笑,空降下来的公司高管,在昨天无形中与诸元丰过了一招,直接弄得诸元丰寝食难安,他们这些人那分不清局势?

        所以当墙头草,直接倒戈。

        就算得罪总经理又如何?表衷心,将功赎过,万海广场发展形式一片良好,他们只要站好队,没人会拿他们这些人开刀。

        “嗯,我去开会,先把资料放好。”申大鹏对于这几个高管,并未产生刁难的想法,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

        霍蒋连不断陪笑,还好,看样子申大鹏没和他们计较的意思。

        落子无声。

        申大鹏刚进公司,一堆人已经向他倒戈,哪怕不是运营部的经理,这时也都弄清形式,赶紧各自证明清白。

        实在是公司白天内动静太大,追回奖金,工资,罚款,等各种资金数不胜数,一轮严密自查过后,公司内彻底变了天。

        现在谁还不知道,申大鹏从京城过来干嘛的?

        直接受益人在于公司职员,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经理、主管,满脸陪笑赠送各种奖金,这岂能不让他们兴奋?

        公司高管哗啦一声,涌进总监办公室,各项报表堆积半个办公室,呆在办公室里等申大鹏回来的范爱生看傻眼了。

        “申大鹏……你……”

        吩咐众人离开,各回岗位,申大鹏倒杯水坐在范爱生旁边沙发上,“好奇吗?昨天虽然答应你了一些事,但今天还是要看你自己表现。”

        听到让自己表现,范爱生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自己都离职了,还拿什么表现?

        若非昨天对这个空降总监抱有一丝希望,万海广场从建设到开张运营,他一步步参与到现在,今天压根不会来公司,不过既然来了,又岂能空手而归。

        “怎么表现?”范爱生颇为犹豫道。

        “跟我去会议室,用你自己的办法,和总裁交流,并且证明自己有本事胜任总经理职位,可以做到吗?”申大鹏喝了口水,淡淡说道。

        身边的申大鹏究竟是何方神圣?难不成京城派下来的是一位公司股东?范爱生无论如何都觉着此事过于荒唐。

        但一想到自己在公司内打拼,累积下来的丰厚经验,以及他始终为公司盈利着想,功劳苦劳比得上任何人。

        他明白了,接下来是一个机会。

        是翻盘,转败为胜,更上一层的机会。

        “只要总裁给机会,我知道该怎么做!”范爱生整理了下衬衫,雄心勃勃说道,接着又说出了自己的担忧,“我就怕王总那边不给机会,到时候把我撵出去……”

        “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准备一下吧,跟我过去。”申大鹏看了下时间,不容置疑道。

        公司内部大部分问题,今天都已经解决,剩下的,就只有总经理诸元丰那边,无论王忠茂有什么理由不动诸元丰,一会儿会议,都要给他一个交代。

        不过此事申大鹏可以想的更深远,若王忠茂身为公司总裁,不能处理好属下,并且把难题抛给他申大鹏,就得怀疑,王忠茂有没有能力继续担任总裁职位了。

        范爱生一咬牙,跟在申大鹏身后,直奔走廊尽头会议室而去。

        三层办公区,多是高管办公室,人数不多,傍晚召开的会议,又是总监级以上的人展开,所以更显得人少。

        宽敞的会议室内,气氛相当凝重。

        当申大鹏与范爱生推开会议室大门,三个部门总监,一个总经理,目光同时看来。

        “范爱生,你怎么来了?”

        见到新任总监带范爱生进入办公室,顿时诸元丰头皮发麻,思绪一阵波动,这情况,是要拿他开刀?

        申大鹏找个位置坐下,没去理会诸元丰,若范爱生没能力顶住压力,这个总经理职位,给了他也没用。

        “各项工作交接,还得两天才能完成,今晚会议,辞退我时就说过让我参加,总经理你忘了?”范爱生淡定道。

        身在运营部,避免不了与各种人打交道,范爱生即是如此,两句话,撇清了申大鹏带他来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