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8-04 21:46 的文章

第1474拔插拔插 调整策略

        秘书的话讲完,王忠茂清了清嗓子。

        “他们准备把商业中心,细分化,精准化管理,以此捆绑各品牌,达到最佳销售成绩,一旦成功开展,街道两旁店铺会在最短时间内兜售一空。”

        王忠茂不开口则已,会议开始,当即证明自身能力。

        任何公司内部调整变动,都会存在一定时间差,用一段缓冲期来达到改动效果,这个过程,时间不会短,并且随时有可能终止。

        墙上随着秘书把照片贴出来,一些招商信息,和黄龙商场的招募广告映入眼帘。

        能够根据风吹草动,直接分析出来对方商业模式变化,并且紧跟着就要准备调整,王忠茂危机感之强,所拥有的大局观高人一筹。

        “在这个年代,各个公司开发新的盈利模式,黄龙商场提前一步,首先做出变更,我们万海广场,有必要做出变动应对。”秘书介绍完,王忠茂当下道。

        虽然现在万海广场各店铺经营不错,但远远达不到资金快速回笼需求。

        单单凭借出租店铺来赚取前大笔投资,这速度显得太慢,何况大多商家入驻,都会选择租借,回报率低,周期性长,弊端显而易见。

        如今黄龙商场第一时间做出变动,一旦某条街道打造成中高端品牌中心,这将形成罗湖区所有知名品牌商抢先入驻趋势。

        无论客流量还是商家,必然纷纷扎堆,以求共赢。

        “当然,在各品牌盈利之间,最大的受益者属于黄龙商场,店铺租售,他们公司必将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现金回笼,到时我们万海广场,将会被远远甩在身后……”王忠茂到点子上,没继续下去,而是补充道,“在座的各位,谁有良策应对黄龙商场接下来的变动?诸元丰,你先。”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在最短时间内找出应对方案,这是他们必要做的事情。

        “王总,其实我觉着,万海广场不用做出大方向,稍微调整即可。”诸元丰淡淡笑着道,随后做出解释。

        以老街周边,数十家商业地产公司而言,所有店铺第一时间租售,以此获得大量现金,弥补财务空缺或回报投资者,做出漂亮的财务报表,的确不失良策。

        但现在万海广场建成,每年回收租金即可持续性发展,何况还有物业管理等各方面费用,盈利资金虽然不会呈现快速回笼趋势,但绝对稳赚不赔。

        何况在万海广场项目成立初期,申大鹏就已经下了死命令,只租不卖,想调整也无从下手。

        “现在关键问题在于,周边地区并非我们万海广场一家商场,所以调整策略应该围绕内部,我们把二楼打造成各品牌连锁店即可,毕竟董事那边不让售卖……”着,诸元丰看了申大鹏一眼。

        万海广场项目成立初期,申大鹏几乎把所有持有资金投入,并且服王怀龙等人,硬生生收购合并十公顷土地,在外人看来,他的举动无疑很疯狂。

        后面又建立万海广场,所有地界上的步行街等商铺,全部用来出租,这就让人觉着更加疯狂。

        试问哪家地产公司盖好店铺不卖只租?

        诸元丰完,王忠茂点了点头,“二楼打造品牌,连锁店可以考虑,你这几天尽快做出方案,你们几个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听王忠茂问完,其余几人保持沉默,这时的范爱生嗤笑了声。

        “范哥,你有什么良策?不妨出来看看,公司之前对不住你,不过各项问题秘书刚才已经念出来,所以为了弥补过错,范哥继续留在公司可好?”王忠茂语出惊人,一副笑脸。

        会议室内直接炸开了锅。

        尤其诸元丰,脸色阴沉滴出水来,重新聘用,而且总裁王忠茂用商量语气,重视程度可想而知。

        虽然会议室内所有人都知道,范爱生被留下,王忠茂留下此人有深用意,但没想到直接重新聘用。

        范爱生顿时不知所措,前两天他被辞时,这位总裁不予理睬寒了他心,“年纪大了,也是该退休享受生活,我准备出去周游世界,就是想和你几句话。”

        其实范爱生已经知道,他准备的那些资料,今天用不上了。

        秘书刚才把所有处罚等规章叙述完毕,接下来公司内部人员调动调整,该裁就裁,该罚处罚,不用他把各种资料公布与众便可解决问题。

        “总裁,您这是什么意思?被裁员工重新聘用?这也太……”阴着脸的诸元丰再也忍不住,冷声开口道。

        “这也太儿戏?现在已经查清公司内部问题,与范爱生没任何关系,把一个为公司做出巨大贡献的元老踢出去,本就是公司不对,我们非但悔改,而且做出补偿,否则你让公司里其他员工怎么想?”王忠茂严肃道。

        “不行,我坚决反对,他在之前与黄龙商城的管理层有所交流,留着他信不过。”诸元丰反驳道,这个范爱生,留不得。

        现在已经不是简单的去留问题,而是他诸元丰与范爱生翻脸,刚离职就准备给他捣乱,一旦重新回到公司,两个人注定不合。

        内斗在所难免。

        “暂且不提范爱生,会议结束时给他自己选择,不过公司内部问题,理应有人埋单,先,你们手里的资料,手不干净的人该怎么处理。”王忠茂本可以盖棺定论,但仍旧给了几人发表意见的机会。

        会议进展至此,也该步入正题。

        各人打开面前资料翻看,办公室短时间内安静下来。

        范爱生没被继续当作讨论核心,心中暗松口气,时不时看向申大鹏,眼中尽是复杂,带着一丝疑虑。

        若王忠茂不打算启用范爱生,肯定下了逐客令,可是把他晾一边是什么意思?

        心中疑惑没人解答。

        “诸元丰,万海广场周边道路规划,以及地铁口选地,你在规划局那边有没有落实?”王忠茂嘴上着,眼睛却看着申大鹏。

        到了关键时刻,王忠茂了出来,之所以没动诸元丰,原因就在于此。

        他简单问了一句,其内包含大量信息,诸元丰与规划局某高层熟悉?或者是某高层亲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