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8-04 21:46 的文章

第1475拔插拔插 商业布局

        今年二月份审批下来四条地铁线,如今已过招标公示期,多处地方开始施工,眼见距离工程段越来越近,万海广场岂能不去争取地铁出入口?

        “公事公办,因为我的失职导致公司内部出现问题,理应接受处罚,按规章制度,扣除所有年底奖金,降薪处理。”诸元丰先是明情况,而后再谈工作,“幸不辱命,万海广场在地铁线路规划中,考虑到周围居民与日渐增,所以开通四个方向出入口,分别在……”

        诸元丰的轻松,实际上此事换做一般人还真办不成。

        地铁口代表着交通,交通便利意味着客流源源不断,能够争取到万海广场附近,这对万海广场而言意味非凡。

        “不过选址方面我们管不了,施工过程中会不会发生变化,也很难。”诸元丰到这里,看了眼范爱生,目光颇为得意。

        会议进行至此,即将接近尾声,申大鹏从始至终沉默寡言。

        诸元丰的很直白,那就是他背后站着一个拥有巨大实权的人物,并且能够左右地铁口选址。

        规划局,这将影响到申大鹏深城所有商业布局,一旦处理不好,可不是简单的地铁出入口问题,万一修几条路把申大鹏盘下来的地分割不像样,他前期这笔投资回报率会直接导致严重缩水。

        此人,动不得!

        也难怪王忠茂放任不理,诸元丰留在公司搞一些小动作,远不如地铁出入口来的重要。

        至于诸元丰先前提出,万海广场走中高端商品路线,这一点其实可有可无,申大鹏并不追求眼下短暂的利益,他看的更远,但以现在平均消费水平日渐增长而言,黄龙商场那边调整,既然看出来了对方的目的,做出相应措施应对即可。

        双方谁都想垄断商业,但不可能垄断,深城每年新增入住人口是一个庞大无比的群体,就算你商城挤满人,别家客源也不会少到哪里。

        但有必要打商铺价格战,吸引更多商户入驻,以此留出更多资金给商户自住运营。

        “尽快落实,把地铁口挖出来最好,一天不开工,我这一天就睡不着,公司内其它人员处罚全权交给你来做,以后绝不允许类似事情发生。”王忠茂语气越发严厉,目光在众人中扫了一眼。

        见申大鹏始终沉默,王忠茂暗松口气,他已经留出来足够空间给申大鹏,现在对方不开口,也就意味着不打算动诸元丰。

        既然不动诸元丰,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没问题,近日就会落实,我们就算不管,施工方也会着急,这事儿还得看规划局那边怎么安排。”诸元丰淡然一笑。

        接下来还有很多工作需要落实,当会议接近尾声时,再次提到范爱生。

        “考虑到公司发展,人才需求,范爱生无过有功,所以聘请为万海广场后面步行街总经理一职,此事经过认真挑选,范哥你同意吗?”王忠茂目光灼灼,直勾勾盯着范爱生。

        诸元丰一听这话炸了,作为地产、商业公司总经理,万海广场他决不允许出现第二个总经理,“王总!您不能聘用一个对公司充满威胁的人做总经理,更不可能让他一个人管步行街!”

        不但诸元丰炸了,申大鹏也是一愣。

        王忠茂突然整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看穿了申大鹏的想法?

        “小峰你急个什么?等会再跟你!”王忠茂语气变冷,示意诸元丰稍安勿躁,仍旧看着范爱生,“范哥怎么想的?”

        “总经理?”

        范爱生还没回过神,他扭头看了眼申大鹏,突然觉着自己对公司内部很多事情都不了解,难道申大鹏给他一个总经理职位,就这么轻松?

        “对!黄龙商场做出调整,万海广场现在不用担心受到冲击,但步行街客流量必然受到影响,从而影响到商家,以及我们公司整体,所以如果步行街问题解决不了,有可能在往后的日子里没人再去光顾,把你派过去,就是防止此类事情发生,能胜任吗?”王忠茂点了点头,这句话等同于对诸元丰的。

        以目前深城罗湖区发展趋势而言,商场竞争是一场持久战,不可能短时间内分个你死我活。

        “万海广场建立,已经证明,步行街形式商业模式逐渐式微,这活儿交给范爱生,可是个难题啊。”荆山林小声开口道。

        诸元丰恨得牙根疼,荆山林这么,看似告诉会议室内众人,步行街快不行了,把烂摊子交给范爱生收拾正好不过。

        但从根本意义来讲,无疑等于直接分诸元丰的权。

        公司本来一个总经理,随着发展,一旦出现第二个,很难保证不会出现第三个,甚至第四个,到时候他诸元丰的损失可不是一星半点。

        “被信任的感觉属实不错,步行街可以交给我,如果做不出成绩,到时候我自己都没脸在公司呆下去。”范爱生深吸了口气,答应下来。

        “你闭嘴!公司哪里轮得到你话!?给我滚出去!”诸元丰勃然大怒,拍着桌子站起来。

        他忍不了,轻轻松松几句话,就要把他权利分走,还是一个已经被弄走的人,这让他如何接受?

        “小峰!我把步行街给范爱生管是有原因的,荆山林的不错,步行街会越来越难做,但公司还要发展,我可能分不出精力管理万海广场,所以你应该懂。”王忠茂也是恼火,诸元丰敢在他面前跳起来,没直接开了诸元丰都是轻的。

        现在还要开口安抚,点明把万海广场交给诸元丰全权打理,这可涉及到不少信息。

        “王总你不打算干了?”荆山林一愣,蹭的一下站起身来。

        “王总,你什么意思?”

        常在得顿时也坐不住了,身为公司总裁的王忠茂不可能开玩笑,现在又是招总经理,又是暗指让权,如何不让人心惊。

        “嗯?王忠茂玩这么一手,有意思……”申大鹏暗暗想道,心底不由一笑,不过他并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