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8-04 21:46 的文章

第1477拔插拔插 需要非常手段

        申大鹏笑着点了点头,最关键的地皮问题已经解决,有自己在深城主持大局,相信用不了多久项目便可启动。

        “快中午了?”申大鹏伸了下懒腰,拉开办公室落地窗帘,苦笑一声。

        交谈一宿,王忠茂写满了两个笔记本,关于项目启动初期,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开展,后续招商引资等问题,现在不用考虑。

        王忠茂摘下眼镜,揉了揉发酸肿胀的眼睛,“各项目我会尽快落实,你留在万海广场,还是?”

        “我暂时不会离开公司,在写字楼以及公寓项目启动之前,架空诸元丰。”申大鹏看向窗外,声音冰冷。

        诸元丰此人不适合当权,但又不能踢出去,所以需要一些非常手段解决问题,架空一个人,这对王忠茂而言顺手便可以做到。

        “放心,我有良策。”王忠茂笑道。

        其实昨晚会议,便不难看出来,让诸元丰管理万海广场,只负责一个商城,等到其它项目展开,诸元丰仍旧只是一个商城总经理而已。

        但项目一旦扩大落实,到时注定需要更多管理人才,而那时必然提拔挖掘更多公司高管,所以,诸元丰只会在商城发展中,慢慢被蚕食,被淘汰。

        刻意如此去做的公司,不在少数。

        这种事情交给王忠茂去做就行,掌权者玩不过手下的话,王忠茂就没必要再呆在公司了。

        一个庞大的计划,开始实施。

        各项计划能否顺利执行目前不好说,不过大方向制定下来,往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临时微调便可。

        “我出去一趟。”申大鹏离开总裁办公室,回到自己办公室洗涮一番。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忙,离开万海广场,所去之地在南山区景山别墅,作为深城最早一批别墅群,又因为南山区是深城第一产业区,天价别墅少有人能住得起。

        王忠茂看着申大鹏远去,深吸了口气,低头按出来一串号码,犹豫不决,“董事长所说计划,与汉口那边的公司运营相似,但在各环节做出不少变动,涉及到商业机密,该不该告诉王怀龙舅舅?”

        “算了,我听指挥就行,不过要和舅舅简单说说。”王忠茂拨通电话,办公室内很快响起两者交谈声。

        “……”

        下了出租车,看向别墅群,申大鹏不由心中一叹,“一栋别墅价值数千万,说他们住在金子里也不为过。”

        “哈哈!鹏,你准备退休来这里养老了吗?今天是不是带我们来看房子的?”

        “我们在京城呆好好的,把我们拉到深城干啥?昨天晚上去看了下实验室,里面各种仪器却是先进一点,但也犯不着把我们调过来啊?”

        “住这里的人各个富的流油,你不会是想转行,搞别的乱七八糟行业了吧?”

        三道声音不分先后响起,定眼一看,这不正是杰森带着马克和曲连娜三人?

        “杰森!?”申大鹏一愣,随即就是一个大大熊抱,他满脸惊疑,让杰森留在京城主持实验室大局观,没想到这杰森居然不打招呼跑到深城来了。

        本来申大鹏和杰森派来的人商量好,今天找郑三群谈手机设备其它零件问题,在别墅门口汇合。

        谁知道杰森带来七个人,而且全是实验室顶尖技术人员。

        离开这么多人,京城的实验室还怎么搞?

        “你们看,老板生气了,哈哈,他居然会生气!”杰森一副坏笑,拍了拍申大鹏肩膀,这才松开。

        四人互相拥抱,满脸喜悦。

        长时间在实验室工作,平日里接触都是在忙着各自事情,如今智能系统研发成功,即将开始正式启动。

        岂能不让人兴奋?

        “我怎么会生气,那边的工作停一段时间,给你们放个假,又不影响整体进度?”申大鹏微笑说道。

        实验室投入大量心血,杰森功不可没,暗道自己现在多少有些急功近利,申大鹏转眼放松下来。

        “昨天找你都没找到,电话一直打不通,手机的事你不懂,各种测试,数据列表,样机试用等等问题,复杂的很,这些还是我带他们过来会好一点,等到项目谈成我再回京。”杰森笑呵呵说道。

        “那太好了,本来我还不知道怎么谈细节,现在你们几个专业人士过来,各方面问题肯定比我精通,曲连娜,你最近又瘦了,马克是不是又偷吃了?脸上肉胖的鼓起来了。”申大鹏寒暄道。

        马克眼睛一蹬,很不满意,“谁偷吃?我最近头发掉的厉害,感觉自己再过几年就可以享受中年人形象了……”

        “公司老板天天见不到人,能不累瘦才怪,这叫骑马的不累,马儿累。”曲连娜不知道从哪学的歇后语,说的不伦不类。

        “别的不说了,现在正好是饭点,喊你们来,就是让你们享受一顿丰盛海鲜大餐,这顿饭我请,可别说我小气……”申大鹏一指隔街相望的海鲜酒楼,佯装一副豪爽样说道。

        “这里面的东西会不会很贵?你把我们喊过来,就是为了吃顿海鲜?”杰森脸上露出一抹不悦,说道。

        经过长时间侵泡实验室工作,世人眼中,研究狂人就是杰森现在的状态,他说话好像浪费一点时间就是在浪费生命一样。

        没人知道,顶尖研究人员究竟有什么怪脾气。

        申大鹏也很无奈,去郑三群家里,总不能带七八个人过去吧?在别人家里不好开展工作,两个人聊一些大方向问题,等到大方向谈妥,细节交给杰森等人来做即可。

        “你们先去吃一顿,等会我和光阳电子老板谈好,确定了个事项后,由你们谈细节,都别喝酒,今天如果顺利,晚上咱几个再喝点。”申大鹏耐心说道。

        不知不觉中,申大鹏为人处事已经发生诸多变化。

        带着一群人在马路边侃侃而谈不是事儿。

        原先几个人见面能聊半天,现在各项事务压身,闲聊感觉像在浪费时间一样,所以没像从前一样,嘘寒问暖共同相商。